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党国英 > 文章归档 > 2010年八月
2010年08月31日 11:15

城乡土地资源管理的大局观

这几年我就农村土地管理问题做过一些调查,感觉农村土地整理的确是非常必要的。目前,我国城乡土地资源利用的形势,可叫做“一少三多”,其中包含了一些问题。在更广大的视角考虑土地整治,有利于解决问题。     一少就是耕地少。三多,一是村庄占地多;二是城市建设用地多,这个可能是有争议的;三是山区的废弃地多。我想对此分别做一个说明。

关于“耕地少”。单就粮食生产的需求来讲,我们的耕地好像不少;我们过去的粮食生产有波动,但这与农产品价格的关系大,而与耕地面积总量关系不很大;或者说与播种面积关系大,但与总的耕地资源关系不大。

和30年前相比,我们耕地面积少了,而粮食产量是增加的。但不能由此认为我们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09日 11:16

再议“户籍制度改革不是难事”

    我上周在南方都市报发表关于户籍制度改革的评论后,听到一些议论。有朋友似乎认为,户籍制度改革其实很难,以为的我的议论是纸上谈兵。这真叫做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忽悠。看来有必要再议此事。    
    记得早些时候还是在南方都市报上,我发表一篇评论,表明不赞成浪漫主义的户籍制度改革办法。什么是浪漫主义的户籍制度改革?形象地说,就是在现阶段,例如一个贵州深山老林里可能没坐过汽车的人,来到北京,在立交桥下住了一晚上,第二天到北京某派出所报了户口,第三天得到了廉租房,且租金由政府支付,再几天内其他北京市民应有的社会保障接踵而至。这样做的理由,如一些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09日 11:14

关于土地制度改革若干难题的讨论(下)

七、如何实现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长期化?农村要不要保留一定量的“公地”?

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决议提出农民的土地承包权永久不变,是一项极好的深化土地改革的意见。但是,这个意见在实践中落实有一定难度。

多年来,我国许多地方没有执行“增人不增地,减人不减地”的中央政策,农民很习惯承包地的平均分配,家庭人口增加就想多划承包地;人口减少,则有了退回部分承包地的压力。为解决这个问题,地方政府各显神通,有诸多不同做法。这种局面继续下去,显然不行。

各地做法尽管不同,但大体有一个共同特点,就是一部分土地在实物形态上已经很难分到农民头上,如集体建设用地,鱼塘等设施农业用地。也还有一些村庄留了较多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09日 11:12

关于土地制度改革若干难题的讨论(上)

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所  党国英

我国土地制度改革已经争论多年,中央则在争论声中出台了一些改革的意见和举措;各地方政府也做了许多改革探索。但总体看,改革的步伐不快,十七届三中全会的改革路线尚未得到清晰、有力的贯彻。问题主要不是思想解放与否,或者不是关键决策层的思想解放与否,因为务实的思想解放很难超过十七届三中全会关于土地改革的意见。

解决土地改革的一些难题在操作层面上不易形成大体共识,应该是影响改革进度的主要因素。在这种情形下,讨论改革难题的解决办法,可能比理念的讨论更重要。理念问题我们讨论了几十年了,当年阅读过讨论文章的学生,现在或许已经是政府市长、部长了。

出于上述考虑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09日 11:10

何以安贫乐道

少数富人的生活纸醉金迷,百无聊赖,骄横跋扈,因此找人忌恨。这些富人何以如此,人们有许多说法,其中一种有影响的说法,是认为中国没有宗教传统,其实是说中国没有基督教传统。我自己不信教,并对中世纪天主教的种种恶行存有心结。但随着阅历和阅读的增加,我越来越以为过去对宗教的批评的确有些简单化。

宗教其实有多种功能。教徒们构成一个社交圈子,教会提供公共服务,而且不强制征税。说灵魂由上帝关照,那是夸张,但教会文化对每一个人的影响从他的幼时就开始了,耳濡目染造成的影响力很强大。像“十诫”那些教条,虽然不会改变人的本性,但它让人多少知道“三尺之内有神灵”,而对冒犯天条有所忌惮。有思想家说,基督教让人积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09日 11:09

转发缪一轮先生的文章

以下文章系缪一轮先生的文章。他的这篇批评文章是诚恳的。择时回应。谢谢缪一轮先生的关注!   缪一轮:与党国英探讨我国的土地改革难题  我不懂土地问题,更不懂所有权与永久使用权的区别是什么,更不懂什么做虚做实虚虚实实的无穷奥妙,但我赞同深蓝君的观点:改革就必须旗帜鲜明,党和政府你是糊弄不了的,老百姓你也不应该糊弄。继续糊弄下去,我们的危机必然会愈演愈烈。

昆明最近发生的怪事你觉得应该如何求解?

——昆明主城至呈贡新区之间有一个矣六村,村民们历经五年,花了叁亿多人民币,才建起一座漂漂亮亮的住宅新村,有的村民刚刚迁入新居,有的村民还正在精心装修,可是却突然接到了政府所谓改造城中村必须立即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06日 10:41

扶贫这件事

近期到西部某地走了一遭。和一位长期在第一线做扶贫工作的干部聊天,听到他讲了许多关于扶贫工作的意见,颇受启发。他说,扶贫工作应改弦更张,从战略上做出调整。我以为他的话很重要。    

中国的扶贫,从广义上说,在新中国成立后就开始了。早先对穷人的帮助,是政府民政部门的一种例行工作,如对“五保户”日常生活的帮助,对受灾困难百姓的临时资助等。大范围地针对一个地区穷人的经济扶持,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。有一个流传在甘肃干部中的故事。有一年,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到甘肃视察工作。按惯例,地方领导会领着中央首长到好的地方去看看,让领导高兴,也乘机把自己的工作成绩给领导看看。但那年甘肃的一位负责人有了一个独特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04日 11:38

重庆户籍制度改革正逢其时

从重庆市披露的信息看,重庆市户籍制度改革正逢其时,是改革的必然选择。

重庆市户籍制度改革的最大亮点是简化了“农转非”的条件。农村户籍居民只要在重庆主城区务工经商5年以上,或购买了成套住房,就可以将农村户口转变为重庆市民户口。这个门槛不算高,也符合重庆的实际,而更重要的是,设置这样的条件基本符合人口登记管理的本质要求。户籍制度不过是一个人口登记的基础性管理制度,只因为我们过去在福利制度安排上刻意分割了城乡两个世界,才使这个制度包含了歧视性的内容。改革户籍制度,就是要简化它的规则,恢复它的本来功能。最终,居民户籍登记资料只是给国民经济管理提供一个基础信息,而不再作为权利歧视的依据。

重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03日 10:48

户籍制度改革本不应是个难题

题记:此文是给南方都市报写的评论,7月30日刊出

中国的户籍制度饱受诟病。这类制度对于权够大、钱够多的人不是问题,但对小小老百姓则可能是一个伤透心的问题。这不,网上有帖子哀叹:没想到读了几年大学,把自己读成了一个黑人!

按现在的户籍制度,一个农村孩子在读完大学后,很有可能变成一个怀揣户口卡的人,也即一个“黑人”。

按现在的规定,一个孩子在进入国家普通高校时,由大学接受他的户口,入了大学的集体户籍,而不是大学所在的城市居民户籍。又按有关法律规定,国家在农村地区实行“增人不增地,减人不减地”的政策;但法律同时又规定,一个户口是农村的人,在他的户口转入设区城市时,村集体可以收回他名下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