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12年03月02日 20:29

正前方:坦途还是陷阱?

正前方:陷阱还是坦途? 总第116期      党国英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加大   缩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30

经过30余年改革发展,回望中国,中国人仿佛变得不再认识自己的国家;一个真正的新中国呈现在世界面前。

中国人有了自己的骄傲,同时也多少有点忐忑不安。我们见证了自己的国家正在发生令人目不暇接的变化:在这块热土上,常常有什么东西在什么时候骤然呈现,让我们喜出望外。但我们耳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3月02日 20:04

思想朦胧与语言混乱

思想表达靠语言,语言由概念串联组成。在普通生活中,人们用不精确的语言交流,尚不至于犯大毛病。例如,说中国足球队大败(或大胜)曼彻斯特足球队,中国人都知道是一个意思。但稍微离开普通生活,进到稍微抽象的层次,不精确的语言就容易让人们犯糊涂。有时在政策用语中,也有似是而非的情形。例如近期关于“农民工”用语的争论,便反映了我们遇到的语言混乱的困扰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有正式的“农民工”用语,和现在的意义完全不同。

因工作关系,笔者每年会参加各种论坛,每每体会到深层次交流的困难,除非是很小范围的专业讨论。有朋友说,论坛不过是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3月02日 15:37

乌坎村事件究竟有何标本意义

广东乌坎村事件近于尾声,但国内外媒体的热情似乎没有降下来。笔者也接了不少国内外媒体的电话。有朋友,特别是境外媒体的记者,总想引导笔者对乌坎村事件做一个关于其“意义重大”的评论。的确有评论者认为,乌坎村事件的最后解决办法具有“革命性”的意义。笔者自然不同意这种笼而统之的看法。

乌坎村事件由两个层次的问题叠加而成。

村干部的选举的确民主程序不完整,村里主要领导人未得到多数群众的信任,这是乌坎村存在的第一层次的问题。但这个问题在中国农村普遍存在,却不见得必然引起尖锐对立的干群关系问题和群体性事件。在中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28日 17:43

中国发展是一个简单故事

 

提要:在特定历史条件下,中国经济想要不进步都很难。中国的统一市场和基础设施,再加上有文化的廉价劳动力,所蕴藏的生产潜力太过于巨大,连腐败也难以抵挡!如果腐败与特权还在加剧,发展的品质出现恶变拐点,经济成长就会中止。在中国发展已经达到的这个平台上,治理腐败与特权也会比南亚、非洲国家来得容易一些。

龙年正月,一位瑞典的学者来访。他正在做一项关于中国和巴基斯坦农业的比较研究。笔者正好有兴趣了解巴基斯坦农业的情况。他坦陈,中国农业要比巴基斯坦先进很多,甚至二者根本不可比。他要了解,中国农业究竟为什么会发展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28日 17:43

新年期许,我们要做什么事情?

我同意前面几位说的,要渐进改革;何怀宏书面发言的标题也赞成渐进性改革。如果改革过快,过于激进,麻烦真是比较大。我们希望渐进改革;但改革也不能走得太慢。新年期许,讲三点。

第一个期许,是“上帝保佑”。就是说,一些我们自己不可控的因素不要发生问题;具体说,我希望有一个好的国际环境,有利于我们的发展,也给我们的改革提供一个宽松的外部环境。这个需要解释一下。

粮食多年丰收,供应有保障。前两年的价格上涨的确和炒作有关系,粮食丰收没有什么问题,我相信大体的数字是可靠的,没有什么作假。我现在担心的是粮食价格下跌,国际上这几年粮食的价格还比较好,虽然前年也有一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28日 17:42

闻德国总统辞职有感

德国总统辞职的原因之一,是他曾接受招待住进了一家豪华饭店。公款不给他提供这种资助,连私人赠送也不行。这就是资本主义。国家保护私权,但私权也恪守本分,不得影响公权行使的公正性,哪怕潜在的影响也不行。资本主义制度一直和特权进行斗争,以致有德国今天这样的政治清明。中国学者使用的“权贵资本主义”一词也是无奈,其实也可换个说法叫做“权贵社会主义”,都不是很确切,不符合历史真义。真正的资本主义排斥特权或权贵。有特权肆虐,不可能有资本主义顺利发展。从历史真义上说,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不是一个逻辑层次,前者是一种宪法秩序,后者是社会治理方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21日 21:34

中国发展是一个简单故事

 

提要:在特定历史条件下,中国经济想要不进步都很难。中国的统一市场和基础设施,再加上有文化的廉价劳动力,所蕴藏的生产潜力太过于巨大,连腐败也难以抵挡!如果腐败与特权还在加剧,发展的品质出现恶变拐点,经济成长就会中止。在中国发展已经达到的这个平台上,治理腐败与特权也会比南亚、非洲国家来得容易一些。

龙年正月,一位瑞典的学者来访。他正在做一项关于中国和巴基斯坦农业的比较研究。笔者正好有兴趣了解巴基斯坦农业的情况。他坦陈,中国农业要比巴基斯坦先进很多,甚至二者根本不可比。他要了解,中国农业究竟为什么会发展有这么好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19日 21:16

新年期许,我们要做什么事情?

我同意前面几位说的,要渐进改革;何怀宏书面发言的标题也赞成渐进性改革。如果改革过快,过于激进,麻烦真是比较大。我们希望渐进改革;但改革也不能走得太慢。新年期许,讲三点。

第一个期许,是“上帝保佑”。就是说,一些我们自己不可控的因素不要发生问题;具体说,我希望有一个好的国际环境,有利于我们的发展,也给我们的改革提供一个宽松的外部环境。这个需要解释一下。

粮食多年丰收,供应有保障。前两年的价格上涨的确和炒作有关系,粮食丰收没有什么问题,我相信大体的数字是可靠的,没有什么作假。我现在担心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18日 11:07

闻德国总统辞职有感

德国总统辞职的原因之一,是他曾接受招待住进了一家豪华饭店。公款不给他提供这种资助,连私人赠送也不行。这就是资本主义。国家保护私权,但私权也恪守本分,不得影响公权行使的公正性,哪怕潜在的影响也不行。资本主义制度一直和特权进行斗争,以致有德国今天这样的政治清明。中国学者使用的“权贵资本主义”一词也是无奈,其实也可换个说法叫做“权贵社会主义”,都不是很确切,不符合历史真义。真正的资本主义排斥特权或权贵。有特权肆虐,不可能有资本主义顺利发展。从历史真义上说,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不是一个逻辑层次,前者是一种宪法秩序,后者是社会治理方法,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16日 11:05

短信礼拜七原则

龙年春节又过了。因对礼拜短信有复杂感受,故拟出“短信礼拜七原则”,盼朋友们“原则上”积极照办。

1.礼拜人应通报自己全名和服务岗位所在,要知道,在中国无论多古怪的姓名都有重复;

2.受拜人是前辈、师长、领导或其他尊者时,最好不要群发礼拜短信,而应呼出其适当名号;

3.礼拜短信最好自己写就,尽量不说套话,以示郑重

4.回复所收到的礼拜短信要先致谢,表示自己读到了对方短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13日 15:37

短信礼拜七原则

龙年春节又过了。因对礼拜短信有复杂感受,故拟出“短信礼拜七原则”,盼朋友们“原则上”积极照办。

1.礼拜人应通报自己全名和服务岗位所在,要知道,在中国无论多古怪的姓名都有重复;

2.受拜人是前辈、师长、领导或其他尊者时,最好不要群发礼拜短信,而应呼出其适当名号;

3.礼拜短信最好自己写就,尽量不说套话,以示郑重

4.回复所收到的礼拜短信要先致谢,表示自己读到了对方短信,以示诚意;

5.礼拜短信一年只发一次,祝对方生日快乐除外,要知道短信服务商挣钱很多,但不给我们分红;

&n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08日 17:42

做村官、靠什么

陕西一位大二女生已经有了一段做村官的经历,令人惊讶的还不止于此;新近换届选举,在一些知情人不看好的情况下,她又再次当选村官。有媒体还披露,其家里人为这个村投下了数百万元人民币。这种情形如果真实,的确在中国是比较罕见的,所以在网络上引起众多网友质疑和议论。

对罕见事件的评论,我们常常缺乏足够的信息。陕西这位小女生做村官,一定要更多的具体背景,只是我们无法知道而已。笔者曾了解到比这还要稀奇的村官任职案例,并且在具体背景下显得十分“合理”。然而,既然这样的案例被众人认为稀奇,就说明它缺乏普遍意义,具有难以复制的特性。我们对这类案例的评论,也只能从一般性上作出,否则也会是不明就里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2月08日 17:40

农业现代化要以稳定农户土地承包制为基础

新近《中国青年报》关于黑龙江林甸县农地承包纠纷的报道令人深思。对这件事情,笔者关心两方面问题:这样的事情应该不应该发生?已经发生了怎么处理才好?

近些年,全国很多地方政府开始重视农业现代化,它们所采取的举措多是促进农业规模经营,搞设施农业。大略来说,这个方向没有错,但具体怎么做却大有讲究。如果方法不对,没有把农户家庭承包经营作为农业现代化的组织基础,或者丢掉了因地制宜的原则,就会适得其反。

林甸县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具体做法却值得推敲。他们的领导人要将自己的县打造成一个国际化城市,要推动农业现代化发展,都体现了其作为人民公仆的责任心。但根据笔者的研究体会,做好这件事必须始终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23日 16:10

成都改革: 跨越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“三板斧”

经过30余年改革发展,回首望中国,中国人仿佛变得不再认识自己的国家;一个真正的新中国呈现在世界面前。

中国人有了自己的骄傲,同时也多少有点忐忑不安。我们亲领自己的国家正在发生令人目不暇接的变化,总有什么东西在什么时候骤然呈现,让我们喜出望外。但我们耳边也有警钟鸣响:我们还能续写发展辉煌吗?已经有国内外人士提出一个严峻问题:中国能不能避免“中等收入陷阱”?中国改革的突破口到底在哪里?

我们在怀疑的声浪中,寻找着能让我们收拾信心、续写辉煌的力量。我们把眼光瞄上了成都改革。

“中等收入陷阱”当然不是学者凭空杜撰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05日 09:35

地贵伤农

有句话说“谷贱伤农”,而笔者做多年的农村发展研究,更体会到“地贵伤农”,只是这个事实不那么容易被发现和认识。

中国建设用地价格高,农用地价格也不低。2008年北京平谷区塔洼村的一块土地试图以拍卖的形式实现流转,但拍卖没有成功。今年9月再开拍卖,底价3000万,而几方面投标者最高出到2600万,又归于流拍。村里的书记心里有一个目标价是5000万。

真正的农地不“值钱”。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,农地价格一般不到地租的10倍。平谷那块农地也不是高产农田,1亩地的地租如果按100元计算,8倍是800元,1.5万亩也不过1200万元。加上几十亩建设用地,2000万元足矣。再考虑到我们的土地使用权还有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21日 10:01

有感于莫言的社会理想

一个有洞察力的文艺作家对于社会问题的看法,常常有独到之处。近日,著名作家莫言先生在一次会议上陈述了他的社会理想:第一,要让乡下人生活得比城里人更美好。第二,让穷人生活得比富人更轻松。第三,要让老百姓生活得比当官的更自在(见《南方周末》关于中欧文化高峰论坛的报道,2011.11.3)。乍听这些话,会以为这是莫言先生的书生之见,有浪漫主义色彩。但依笔者看,莫言先生提出的是深思熟虑的意见,很具有平衡性、现实性。他的理想,也是中国人的理想。

先说莫言的第一个社会理想,要让乡下人生活得比城里人更美好。我要对此做一个补充:乡下人还要比城里人生活得更富有。

什么样的“乡下”?什么样的“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15日 10:14

关于土地私有制教条的误读

300多年前,英国的一个大地主,也是那时的一位学者,讲过一句很有名的话:土地是财富之母,劳动的财富之父。这句话由马克思引用以后,在我国传播很广。这位叫做威廉.配弟(William Petty,1623-1687)的大地主,还有很浓厚的重农主义思想,尽管他被马克思看作古典经济学的开山始祖。

重农主义来自人们对经济活动的朴素观察。在农业生产中,播下一斤粮食种子,可以产出数倍于种子数量的粮食来。但其他经济活动就不同了,例如,一吨铁矿石经冶炼会产出半吨铁,没有办法比较一种财富或物质是否增加。于是,人们便以为农业会使财富增加,而其他活动只是改变财富的形态;农业会创造价值,其他经济活动不会创造价值。这个看法当然是错误的,这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09日 10:36

让理性之光亮起

题记:拙作《变革的理性》已经由南方日报出版社出版。下面的文章是我为此书写的序言,自序。该书主要内容是过去已经发表的文章。

蔑视理性,把一堆教条奉若神明,是顽固的蒙昧主义;若走到另一个极端,以为人的一切行为均绝对地由理性来支配,则是另一种无知与狂妄。但是,若以现实论,对中国发展的威胁尚不是理性主义走过了头,而是蒙昧主义还在肆虐。

从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开始,一部分西方学者,其中有经济学家,对经济学的理性概念开始了新一轮批评,笔者由此深感西方社会对知识消费的奢侈。若我们随之对理性大加挞伐,就觉不大对劲。在这个世界,理性稀缺,弥足珍贵。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里茨新近的一篇文章披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0月01日 13:41

加快县域经济发展需要统筹规划

县域经济是对应都市经济的一个概念,虽然这个概念的外延不容易明确界定,但大体所指还是清楚的。经过多年市级行政区以下的区划调整,那些围绕行政中心展开城市布局、并由数个县级区连接拼合为城市建成区的区域,构成我国各地的都市经济区。这种都市经济区以外的其他经济区域,可称为县域经济区。我国某些行政区域虽然也被划定为高于县的“市”,市政府所在地也已经改县设区,但其实没有都市经济特征,不过是若干县域经济体的集合,例如贵州六盘水市、陕西延安市等,大体就属于这种情形。

我国县域经济发展存在不少问题。首先,县域经济不仅总量相对小,其人均收入水平也显著低于都市经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9月20日 14:01

农地纠结:问题与出路

农地,农民心里的疑惑,学者心中的纠结,基层干部手上的烤山芋,地产利益链上的印钞机。30年前差不多如此,现今益发如此。本文讲的农地,包括农村耕地和农村建设用地。撰写此文,意在纾解心中郁结,也想在土地研究领域发出一点异样声音。

一、农地究竟归谁所有?

不只一次,有地方干部对笔者提问,农地究竟归谁所有?问者不是不知道集体所有制这个法律用语。他们是在质问。

我们不能简单地用法律概念作回应。

长话短说。马克思在这一点上有好的说法。需要区别法律上的所有权和经济意义上的所有权。英国的土地在法律上归国王所有,但英国的朋友讲,英国的农民从不记得土地是国......

阅读全文>>